符酒本酒

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

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文盲了,写不出文,打算多看看书学习一下了。


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除了想开车还是想开车。

【乾坤正道】黑转粉这件小事...(1)

   出道贺文

ABO设定

当红偶像坤 A X 知名BL写手廷 O

   写在前面的一些废话:
   从偶像练习生刚刚开播开始,一路看着他们走到现在,从一百个人到最后的九个,他们成功出道了,所有的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昨天的直播一边看一边哭,就像他们舍不得挥洒汗水的廊坊大厂一样,我也舍不得他们。还好,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不管是对出道的人还是其他的人。

   在这个故事背景里,blgl文化和bg一样大众,都一样受到别人的尊重,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实现。



   “蔡徐坤有什么好的啊,不就是一个偶像吗?还这么油腻!我要回去了,早知道你大早上叫我送你来机场是给蔡徐坤接机,我才不来呢!”朱正廷甩开了富贵的手,满脸的不乐意。
   自从justin出国留学回来张口闭口都是他那个在美国认识的坤哥。小时候还总是粘着我正廷哥哥正廷哥哥的叫,转眼就跟着别人跑了,小时候白帮他圆谎求情了。蔡徐坤一生黑!朱正廷越想越来气,拍了一下富贵的背,扭头就走。
   “哎呦!诶,正廷哥你别走啊!”justin赶紧上前拉住,:“正廷哥你要把你的小富贵扔在机场吗?你是不是喜欢范丞丞不喜欢我了!”
   “让你的坤哥送你回家吧,你哪里需要我啊。”朱正廷特意强调了“坤哥”二字,心里的不满都快溢出来了。
   “justin?”justin的肩被人拍了拍,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两人同时转过头。
   “坤哥!你到了啊。”justin拽着愣愣的朱正廷和蔡徐坤打招呼,“这是我和你说过的正廷哥,我们是发小。”
   蔡徐坤摘下口罩对朱正廷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好,我是蔡徐坤。”
  


一个小甜饼(双唐BG)

*双唐门,bgbgbg!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主炮哥X炮萝,副炮哥X炮太(一句话cp),两个炮哥不是同一个人。炮哥17,炮萝11,童养媳(?)
*关键词是儿童节(其实我觉得大概童养媳才是关键词)
  “唐离,桩桩说今天是儿童节,我要吃糖葫芦。”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正在一本正经撸木桩的唐离身后。唐离打出最后一发追命箭后便收了千机匣,转过身摸了摸女孩凌乱的长发。
  “怎么又不好好梳头就跑出来了?”女孩长长的黑发凌乱的披在身上,只在发梢随便用发绳绕了几圈勉强梳起。唐离接过梳子取下发绳,轻轻的把乱糟糟的长发理顺,然后用发绳扎好。
  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意识的想抓抓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便被唐离轻轻拍了拍手制止了。“不是有你吗,你梳的这么好看,我怎么也弄不好。”
  唐离叹息着摇了摇头,说:“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然后...”唐离收了声,不再说下去。“我长大了为什么不能和你在一起?你不要我了吗,你要娶媳妇了吗!可是桩桩说我是你的童养媳,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小姑娘的眼眶唰一下就红了,漂亮的眼睛一下子泛上了水汽,仿佛下一刻就要流出泪来。而唐离的脸也一下子绿了,抱起女孩开始哄,“别哭,我不是要娶媳妇,唐庄那臭小子又和你瞎说什么!我最喜欢木木了,怎么会不要你?”唐沐被唐离这么温柔的一哄,反而越来越委屈,眼泪一下子没憋住,稀里哗啦的往下流。
  “别哭了,是我不好,我给你准备了糖葫芦还是你想要玩具?我们回去好不好?”唐离拿出手帕擦干净木木哭的红扑扑的一塌糊涂的脸蛋,轻声询问唐沐的意见。
  “都要,唐离是大笨蛋。”唐沐抬起埋在唐离肩上的脸,说,“还要亲亲,以前睡觉前都有亲亲的,现在都没有了。”
  “木木现在长大了,不合适。”“是不是我长大了唐离你就不喜欢我了!”“当然不是...”唐离妥协了,慢慢靠近唐沐,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满意了吗?我们回家吧。”
  唐沐迅速把脸埋到唐离的肩膀,嗯了一声。唐离抱着唐沐向前走去,没有注意到以前对于亲亲没有什么反应的唐沐通红的脸颊。
 
“桩桩,童养媳是啥呀?”
“就是你以后要给唐离当媳妇,要给他生小娃娃的。”

挖个坑

*最近又看了一遍黑篮,青火大法好,所以我要为自己的本命cp产粮了。
*其实我就是想开车
ps.cp是青火,可能会有紫冰,绿高,赤黛,黄笠 
   单身狗黑子表示抗议

①abo设定,双A
②原著向,设定遵照原著
③桐皇二战后,青火二人已是好友。

大概就是蠢峰和笨蛋神边怼边谈恋爱的故事。

[狗崽]如果你讨厌一个人,不要怂,快亲他一口!

  某日,多次整大天狗失败的妖狐向青行灯求教。
  青行灯说:“我曾经认识的一个妖怪就给了他讨厌的妖怪一个舌吻。那人说:也许他会打断我的腿,但我的腿会愈合,而他的心理阴影会跟随一辈子。”说完青行灯意味深长的看了妖狐一眼。“我就是给个建议,用不用随便你了。”
  次日,妖狐站在走廊上,看着坐在庭院里的大天狗,突然想起了青行灯的那番话。
  妖狐摇了摇扇子,想:“反正我用尽了办法也整不到大天狗,他长得这么好看我亲一下也不吃亏。”妖狐暗暗兴奋了起来,把自认为是整人产生的兴奋压了下去。妖狐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平复了一下自己猛烈跳动的心脏,走向了独自一人坐在樱花树下的大天狗。
  幸好阿爸他们今天都出去打御魂了。妖狐虽然有点奇怪阿爸打御魂不带大天狗,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脑子里只有大天狗,根本不会细想其他东西。
  妖狐站在大天狗的面前,被挡住日光的大天狗抬起了头,面上不带丝毫情绪,只有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
  “你来所为何事?”
  “... ...”妖狐一言不发,抬手捏住了大天狗的下巴,手竟然紧张的有一丝颤抖。妖狐一鼓作气,在大天狗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俯身吻了上去。舌头撬开了对方因为惊讶微张的唇齿,钻了进去和对方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初时,大天狗因为惊讶与生疏显得十分僵硬,被妖狐把持着节奏。妖狐也在心中暗自窃喜:“这么青涩,这大天狗不会还是个雏吧?”
  正当妖狐玩够了打算撤的时候,大天狗凑了上来。大天狗一把搂住了妖狐的腰,把他摁在了地上,嘴上也不放松,一刻不停的挑逗着妖狐。控制不住局面的妖狐在大天狗飞快进步的吻技中节节败退,嘴中不自觉的泄出了声。衣袍下的那处也已经直挺挺的立正站好了。
  大天狗瞄了眼妖狐身后不远处藏着的式神和阴阳师,终于松开了妖狐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然后将对方拦腰抱起。
  “大天狗,你放我下来!”妖狐一看大天狗像抱小女生一样抱着自己,就不乐意了。
  “别闹,还是你想我在庭院了办了你?嗯?晴明他们可就在不远处看着呢。”
  妖狐张望了一下,果然看到偷偷摸摸的一群人。青行灯还不躲不藏的坐在她的灯上,飞在人群中。
  好啊,原来你们是这种人!青行灯枉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给我下套!明天小生就把萤草拐了送到妖刀那里去!
  然而之后那天妖狐并没有从大天狗房里出来。大家只看到了一个春风满面的大天狗出来给妖狐拿午饭。

*我同学发了我这个梗,我就想写写看。
*隐含cp是灯萤←刀,吃灯刀的小可爱们对不起啦。
*没错,我又在修仙。
 

[狗崽]从两星到六星,从四星到四星。

大天狗刚到寮里的时候,妖狐已经是四星了。四星在这个寮里已经不算低了,毕竟那时候没有御札换白蛋这种省事的法子。
  大天狗刚到寮里,崽崽的地位就迅速下降,成为了一个保姆。再没时间撩拨寮里的妹子,整天带着小狗子打觉醒打探索打打御魂。寮里的几个蓝蛋也给了小狗子,没过多久把他堆到了四星。已经变得不需要依靠妖狐了。
  从之前还会拉着自己衣袖的小豆丁变成了比自己还高一点的翩翩美少年,说不失落是假的。以前打起人来还不痛不痒的,转眼已经初具大妖怪的风范。
  “果然大妖怪就是不一样啊。”妖狐这么想着。
  没过多久妖狐就四星满了,慢慢的,他也不出战了。每日就待在寮里等着大天狗回来,然后远远的看一眼这个自己带大的孩子。
  令人向往而又遥不可及。
  大天狗身为少有的输出自然是拥有最好的资源,他成为了寮里第一个六星,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大妖怪。而妖狐依旧是四星满,和那些辅助一样,御魂也早已给了其他有用的式神。
  一瞬间,两人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
  在别的式神祝贺大天狗六星的时候,妖狐默默地离开,背后的声音却突然消失,妖狐转过头看见近在咫尺的大天狗。
  “妖狐哥哥,现在换我给你打御魂了。”

写在后头的话:
之前刚刚给大狗子升了六星,而妖狐还是四星满,突然有感而发。
本来想写刀的,但我不会,还是写了个小甜饼。
妖狐大概ooc了,我也不想的,我一直觉得狗子和崽一个sr一个ssr非常虐。
ps.在给大狗子升六星的前夕抽到了荒hhhhhhhh,我已经抽到过五只ssr了,虽然一目连是我哥给我抽的,阎魔被我返魂了(不然哪来五星蛋)。我想要酒茨qaq
 

[狗崽]肉文作家会把自己的xing癖写进小黄文里哦!(记录梗)

外表狂野内心怂的肉文作家妖狐和演员大天狗
演戏压力大的时候就看肉文的大天狗
拥有奇奇怪怪性癖却没胆子做的妖狐
总之,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ps.我的脑子里有一堆车,但是我一辆车都没开完。
预计是个中短篇,多少字我也估摸不好,说是要高考完写,结果我现在都在大学了,下周运动会要是学生会不忙会写的qaq。

想写崽崽自渎被大天狗看见,嘿嘿嘿,想写sm

[狗崽]但他没有...

,#反正肯定ooc了,初次产刀瑟瑟发抖#

#其实我觉得还挺甜的,反正没戳我虐点#

#大概就是老套的警长狗X奸细崽#

-----------------------------------------------------------------------------

  在和大天狗分手前,妖狐望着那张依旧英俊的令自己痴迷的脸,他想说:”大天狗,小生越来越喜欢你了。“

  但他没有。

  他只是一脸冷漠的说:”大天狗,我玩腻了。分手吧,大家好聚好散。“

  当他被发了疯一样的大天狗绑在床头狠狠进入时,他想伸出手抚摸那张满是悲伤和痛苦的脸,抹去上面的绝望。

  但他不能。

  他只是扭过了头,脸上冷漠的神情刺激着身上的人,让他更加绝望。

  清晨,阳光洒在布满白浊和血液的冰冷的床上,大天狗早已经不在。他想给大天狗打电话,说他后悔了,求他回来。

  但他没有。

  他只是翻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看了许久,将它删除。往日种种就像走马灯一般浮现在妖狐眼前,从自己说出分手的那一刻起,再也没有人会在自己醉酒时不厌其烦的照顾自己,晚上踢被子不会有人再为自己轻轻盖上,生病时也不会有人板着张脸督促自己乖乖吃药。

  后悔?是,他后悔了。如果当初不选择接近他,那么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最后的最后,他与大天狗拔枪相向,他看着平时不喜形于色的大天狗大声质问自己为什么背叛他,所有的甜言蜜语是不是全是谎言。

  他想说:”不是这样,我爱你,但是我没有选择。“

  但他没有。

  他只是举着一把空枪,轻佻地笑着,说:“当然,只有你会这么蠢,居然把我说的当真。什么喜欢你,爱你,都是假的。”你那么蠢,把我说的那些伤人的话都当真,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

  当他中弹倒下,那人飞奔过来将自己拥入怀中。那个流血不流泪的男人头一次哭了,温热的眼泪滴在妖狐的脸上。他伸手,想要抹去大天狗脸上的泪水。他想说:大天狗,你别忘了我。他想说:大天狗你最后给我笑一个好不好?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鲜血涌上喉咙,视线变得模糊,手无力的垂下。

  隐约中,他好像看到了他与大天狗初遇时的样子。大天狗冰冷的气场与酒吧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但却让许多小0蠢蠢欲动,他想像当初那样走上前搭讪。

  但他只是站在人群中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向着背对大天狗的方向越走越远。